欢迎访问广州呼吸健康研究院!

奉献、开拓、实干、合群

钟南山院士参加广东疫情发布会:通报药物研究及疫情防控最新进展

2020-02-27 广州呼吸健康研究院 1023

今天16:00,广东省政府新闻办公室举行疫情防控例行新闻发布会,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参加了发布会,并且就治疗新冠肺炎药物研究的最新进展、出现超长潜伏期确诊病例等大众关切的问题,回答了记者提问。


963.webp.jpg

图片来源:央视


磷酸氯喹不算特效药 

但临床疗效显著

1月20号,您曾说过新冠肺炎还没有特效药。1月29号,世界卫生组织也说过,当时还没有专门用于预防和治疗新型冠状病毒的药物。经过近一个月的研究,到目前为止,刚刚提到的磷酸氯喹是否算是特效药?它是如何发挥抗病毒作用的?这种老药新用的优势在哪里?


这个氯喹刚才已经讲了,它是不是特效药我觉得还够不上,但是它是一个非常值得探讨的药,现在突然全世界没见过一个新的东西的话,往往实践往往是先于科研,就是摸着石头过河。就说集中了什么呢?以前已经用过的一些老药从机制从各个方面可能有类似的作用可适用在病人身上,从氯喹来说它是有历史,它不是中国最早做的,从比利时从美国还有很多国家已经做过氯喹对冠状病毒是有效的,真正的用在人体的话是这次,这次因为首先是一个老药,另外总的来说短期用,在一定剂量下没有副作用。在这样的情况下,同时在北京佑安医院,后来我们广东也是差不多同时,也比较早开始,江教授开始使用,首先开放实验,确实发现它相当一部分患者能够在四五天之内能够使病毒转阴,后来现在进行在北京也是,在这儿也是正在开展相对比较大的临床观察,用的跟不用的,现在大家知道作为一个严格的临床实验科研的设计是不可能的,那么面临着医疗,面临救人,你就要有一个用药和不用药比较。这样的情况下刚才江教授已经看出来,特别是和一些其他的药物对比的话,发热症状还有病毒消失这个时间是大概早一天这个情况,看起来另外副作用不算很大,有点消化道的症状腹泻什么,还有很少数出现一些耳鸣,很个别的,耳鸣停药以后就消失了。刚才您的问题说特效药我看还是够不上,但是会不会有些帮助呢,从现有的苗头来看,应该是有些帮助,这是你的第一个问题。


通过逝者遗体解剖 

可了解脏器受损情况


据了解,武汉已经开展新冠肺炎逝者遗体解剖研究。请问钟院士,这一研究主要包括哪些内容?对新冠肺炎患者的救治有哪些意义?


是很重要的,那个时候17年前SARS那个时候也是有一些解剖除了肺以外全身脏器破坏的情况影响情况以及肺本身它的病变是什么样,我们因为,我也请教过武汉他们的一些研究的结果,他们说要等到统一的发布,那我也不好再多问,但是我们自己有一例做肺移植,由于有些技术问题没完全成功,但是我们也得到了一些非常好的资料,这个肺的表现,我看跟SARS有点不太一样,它并不像我们所想象的严重的纤维化,现在我们还没有结果,看起来有一部分肺泡还存在,但是炎症很厉害,另外有大量的黏液,包括小气道,包括气道不通畅,这个跟我们临床看起来还是很相似的,临床危重病人给他用呼吸机以后醒了以后不同步。


300.webp.jpg

图片来源:央视


我们发现这部分病人虽然痰不太多,但是黏液非常粘最近我们正在实验室发现免疫蛋白有一些基因有一些表达很异常,现在因为最后的结果还没出来,我们也在做观察,所以进一步的解剖的病理会帮助我们认识这个病的特点,这样的话在治疗里头能不能贯彻下去,一个在通气上能不能改变一些方式,另外特别注意让这个气道通畅这个是肯定的,有些病人实际上痰不多很粘,粘的痰阻碍正常通气,这个问题给我们提出一个新的问题,大概我只能回答到这儿,因为现在正在进行研究。


应加强核酸检测培训 

准确取材非常重要


此外,有记者提出,目前出现了潜伏期超过14天的确诊病例,令人关注到病毒核酸检测准确性。新冠肺炎潜伏期是否有变化?钟南山院士团队正在研发的快速试剂盒接下来是否会大面积推广?钟南山院士表示,应相信核酸检测的结果,与此同时,加强核酸检测培训,准确取材很重要。


我理解有几个一个是潜伏期,这个潜伏期我想比如说我们发表的文章是1099例,当时就是我们曾经报道潜伏期平均是4天就是中位数,两到七天是大多数四分位法间隔法潜伏期0到24天,住在一块根本搞不清楚多少天,24天总共是多少?在1099例里头只有1例,但是我们必须要忠实地写,真的超过14天,只有13例。这个东西你要考虑大多数,还要考虑少数,潜伏期弄的很长,狂犬病有半年的你算不算,只是一个平均数,一个绝大多数是这样的情况,所以我不觉得奇怪,总有例外的,这是一个潜伏期的问题,还有提到准确性,这个准确性我认为核酸检测,要是正规的做的话是应该比较准确的,大家看到有报纸还有媒体讲到,核酸检测率有的人说只有30%到50%的准确率,这样的话就无所适从,大部分阴性怎么诊断,我觉得这个是有点片面性。方法本身还是正确的,但你得看取材,我们平常是绝大多数是取鼻的还有咽的采样,这个采样很讲究的,非常注意它的取样取的合适不合适,因为我们杨教授专门有一个研究生做过这个研究,所以这个取材是非常重要的。我想应该相信核酸的检测,我们培训很多采样的护士,要比较准确的取材。


武汉现在看起来就真正的停止人传人还是进行时,如何把正常人和病人分开这是一,把新冠病毒感染和流感病毒分开这是二,这两个问题非常迫切,这两个问题不解决,老是混在一块,人传人不会停止,武汉用了很多人力财力物力地方来充实医院做了很多,但是假如这个问题不解决还是解决不了,所以我们就很强烈希望试剂方面加强,怎么加强呢?一个我们非常希望能够很快通过,我在呼吁,一个就说你这个芯片放进去马上就知道这个新冠病毒还是流感,分出来是流感你到别处去,你是新冠你就确诊,这是一种现在技术已经有了,研发也有了,就等批准,第二个是什么,一个我们知道对核酸诊断是诊断病原学,这个人感染了以后就会发病,发病以后就会有抗体产生,首先产生抗体是什么,IGM,那么IGM感染后大概以后七天产生,但是发病以后大概三天就能产生,有些人有症状是疑似,因为IGM一旦产生应该就是了,因为是特异性,有了新冠病毒感染以后才会产生IGM抗体,两个互相印证,鉴别诊断率高了,这样的话我们就能够把正常人跟病人分开,新冠和流感分开,这个一解决我相信我们这个技术科技技术,实际上现在早期的发现血里头,IGM的产生在广东有三个现在正在做,我希望申请赶快能够通过绿色通道通过,这样的话能够实现支持武汉,武汉现在我不认为它已经分的很开了,没有。武汉不解决湖北解决不了,湖北不解决全国解决不了,这个是要害。大家看看周边这些都慢慢在下降,我们非常强烈的希望赶快能够通过以后,能够在武汉发挥它的作用,这样使得减少疑似病人,同时也减少其他的其他病的病人,因为冬天到了,大家知道流感肺炎这个肺炎的特点影像差不多的,死人照样有,你都算在新冠里头不行的,所以我觉得你提的这个问题现在特别重要,从科技的角度一定要赶快解决的问题。


临床显示中药

可有效抑制病毒 减轻炎症


在发布会现场,钟南山院士对于中医药在防护和救治方面的作用也发表了自己的观点,他表示,目前临床显示中药可有效抑制病毒,减轻炎症,特别是在早中期患者的治疗上作用明显。


西药在实验室发现细胞水平对新冠病毒有效,那真正进入人体的话有个过程,有相当多的西药有效进到人体没效中药有点不一样,六神丸,我们提到了很多,连花清瘟,第一批有几种,这些东西在临床常用,实验室进一步做动物(试验),这些中药真的显示了,刚才所讲要么就是减少病毒进入细胞,要么就显示它能够减少它的炎症,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觉得是能够给中药的使用提供一些依据和线索,所以它跟西药有点不太一样,我是很重视中药在实验室对新冠病毒的作用的情况,一个是是不是能杀病毒,另外一个是不是能够阻止病毒进入细胞,还有就是减少这产生的炎症风暴。特别是一些早中期的。


恢复血浆治疗有效 

广东将对重症患者采用


关于目前武汉的医院正在开展用康复病人恢复期血浆输入的办法治疗病人,钟南山院士表示,这种治疗方式在此前的一些传染病疫情中使用过,效果比较好,并且相对安全。接下来,广东也会对重症患者采用这种方式进行治疗。


康复病人的血浆实际上最早就是在我们国家用是2005年,那个时候是什么?H5N1的感染,我们跟深圳当时叫传染病医院的共同努力给了这个康复病人的血浆,因为我们知道H5N1的死亡率很高大概40%以上,结果当时奇迹般的病人第二第三天病毒血症消失了,体温下来了最后这个病人完全康复出院了,给我们一个非常大的启发,就一例国际也比较重视,在新英格兰杂志报道了,2009年H1N1香港的我们的同胞们做了,用康复病人的H1N1病人的血浆,结果发现就是使用的康复病人血浆和不适用的话在病死率有明显的差异,统计学显著性的差异,这样一个是,我不太准确的一个数字,一个三十几一个十几也是非常肯定。最近在广东曾经用一些很严重的腺病毒合胞病毒感染的孩子在重症,我们的血库找到高的抗合胞病毒和腺病毒的抗体,给孩子进行血浆输入也取得了一些很好的效果,但现在我们数据太少,还显示不出统计学的意义,这次也是这样,据我了解好像是在武汉吧,武汉应该是叫做生物制品研究所,他们也做了,因为武汉的康复病人已经很多了,有的病人非常愿意贡献出他们的,贡献血制备成血浆治疗,因为血浆的话它就不会有血型的排斥,这个看起来他们做了10例,10例他们原来做出来大概有2例是典型的病毒血症,另外4例如好像是受体结合部位显著部位阳性,在一定意义上也是病毒血症这6例,6例经过用药以后两三天病毒血症消失了,病人临床情况有些改善,今天我还问问他情况怎么样,因为广东也准备采用这种办法对重的病人,垂危的病人就差一些,不光是病毒是整个炎症都破坏了器官就很难,看起来是很有希望,我认为是。17年过去了我还没有能够做出一个综合抗体,现在正在下功夫努力,包括刚才王厅长也讲了一些,需要时间,疫苗就更需要时间,到目前为止这个是比较老的办法,但是比较有效比较肯定安全,所以我这个当然就是,它的来源是有些限制的,所以我认为是一个很有效的方法,特别对重症病人,我倒不觉得垂危病人,因为垂危的病人很多问题,不是单纯还存在病毒,中和病毒以后他就改善了,重病人是可以的。


广东危重症、重症患者

50%经治疗已经好转


针对广东在危重症、重症患者的救治方面,钟南山院士表示,通过很好的生命支持等综合治疗,即便没有特效药的情况下,患者病毒载量也会慢慢下降。目前,广东危重症、重症患者已经有约50%经治疗从ICU转到普通病房。


现在重症真正康复出院的还不多,但是重症能够从ICU就是原来是重症危重症有一些到ICU的能够转到普通病房的大概有50%,就是重症治疗的效果还是不错的,那么剩下的一些就是危重症,所以你从现在看起来,就算我们每天大家看看那个报道,现在今天大概是病死率是2.5%吧大概是这样吧应该是。所以重症的病人就是,我们的观察就从我们自己的比较有限的观察,你这个病人要是他这个治疗各种各样,进行治疗各方面,刚才第一位问我是不是特效药,我觉得还没有。但是我对十七年前SARS当时在国际上取得最高的存活率死亡率百分之三点几算最低的了。现在这个死亡率2%多一点这个情况,它算起来按高的就是按照冠状病毒试剂产生三次,第一次是SARS第二次是MERS(中东呼吸综合症)对冠状病毒感染非常重视,传染力很强,冠状病毒的病死率是低的。我们最近刚刚总结一个治疗,武汉的重症病人和武汉以外的重症病人差别不大,那就说明还有一些其他原因,还没有得到,因为一下病人太多了,得不到很及时的照顾,基本的照顾,呼吸道的病毒载量,给他很好的支持的话,我们病房都是危重症病人,给他很好的生命支持,随着时间过去,病毒的载量慢慢下降有希望他能治疗。现在我还不敢说,但是我觉得这个就说明了,你要很好的支持就算没有药病毒也在下降病毒的载量这是我们观察到的现象。


医务人员务必

做好防护 以防止院内感染


关于如何防止院内感染的发生,钟南山院士表示医务人员一定要做好防护。此外,广东研发了隔离诊台,能够将病人与医生隔开,对于减少医院感染也有很好的效果。


在武汉在一段时间,很好了不说很好,好了很多,一段时间医院成了感染的场所,医院本身就成了一个互相感染的场所,我们知道全国有1700多医务人员感染主要都在武汉,那个时候防护做得不好,现在我看其他的城市极少报道有医务人员感染在广东好像还没怎么见,这是防护做得好,另外在医院里头同样也是一般的我们口罩等等这些方面常洗手,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包括家里头,下水道的通畅极为重要。这个新冠病毒也应该注意这个问题,因为我们已经从粪便里头培养出活病毒,下水道告诫大家我们的洗手间下水道通畅是极为重要保证通畅这样减少,我的看法和国外的看法不是因为消化道吃进去感染的,污染物粪便干了还带毒,通过空气出来以后也可以说叫气溶胶吸进去感染这是最合理的解释,所以在医院里头也要注意这个问题。当然现在我们还在广东科技厅的领导下,我们还研发了发热门诊是很关键的,所以我们研发了一个诊台,这个诊台它有一个特殊空气流动的,能够把病人就是发热的病人和医生隔开,发热病人的讲话、口水、唾沫呼出气很快吸引走了,这样保护医生,防护服等等这些都是一个减少医院感染的一个手段。



进入邮箱